转型难—对山西煤企转型发展的思考
责任编辑:zoko    浏览:568次    时间: 2015-05-29 10:29:55      

摘要:2008年9月2日山西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之后,2009年4月15日和5月8日,山西省政府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和《山西省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通知》。一场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的革命从此打..

关键词:转型 山西 发展 思考
分享到:

2008年9月2日山西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之后,2009年4月15日和5月8日,山西省政府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和《山西省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通知》。一场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的革命从此打响亮。经过3年的奋战,直到2012年3月,山西才宣布煤炭资源整合结束。

你方忧愁担子重

由山西焦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同煤集团、平朔煤炭工业公司,同时允许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公司等省属煤炭生产经营企业作为山西煤炭资源整合的主体兼并重组整合地方中小煤矿,建立煤源基地。

主要整合方式为,主体企业与被兼并重组整合企业均要经共同确认的有资质单位对资源和所有矿井资产进行评估,双方通过企业并购、联合重组、控股参股等形式在当地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子公司。企业性质均为有限责任公司,主体企业控股不小于51%,被整合块段所有矿井的股份最高49%,经营方式采取主体企业控股经营,市场化运作。山西全省矿井个数由2598 处减少到1053处,办矿主体由2200多个减少到130多个;形成了国有、民营、混合所有制企业比例为2:3:5的多元办矿格局,资源回收率也由平均不足20%提高到80%以上。

然而,在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山西省的整合主体即遭遇煤炭市场的急转直下。煤炭价格自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下降,2012年5月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煤炭市场萧条的形势延续至今。作为整合主体之一的阳煤集团,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1866.66亿元,而净亏损却达到5.33亿元;山西焦煤集团2014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569.18亿元,但净利润却为-6612.49万元。2014年1-3月,潞安集团煤炭产量累计1906万吨,同比减少176万吨;煤炭销量累计完成1565.8万吨,同比减少9.18万吨;商品煤综合平均售价为392.7元/吨,同比降幅达到23.42%。其中,潞安集团仅在山西省内商品煤综合平均售价同比下降了139.84元/吨,售价降低因素就导致减收、减利15.81亿元;煤炭销量同比减少了146万吨,减收6.44亿元。

同时,整合矿井负担沉重也成为山西省五大煤炭企业弱市下前行的障碍。据有关内部资料显示,潞安集团在资源整合过程中向各地政府缴纳的资源整合保证金14.3亿元,至今无法收回,也无法用于抵减资源价款;另外,整合煤矿在按照国家和山西省标准缴纳税费的同时,各地不断加大地方性费用征收力度,同时借捆绑非煤项目投资、绿化、扶贫等对企业进行摊派,严重影响企业效益。一位煤炭行业人士表示,山西煤炭资源是整合完了,但整合好的煤炭企业主体都觉得压力巨大,背上了巨大的包袱很不好过,“当时是欢喜的,现在是忧伤的”。

据悉,目前山西国有五大煤企的多元化发展之路一直在进行着。其中,山西焦煤集团定位是以煤炭、焦化、发电、物流贸易、装备制造为主业,兼营材料、民爆、建筑、煤层气、节能环保、投资金融、文化旅游、房地产等配套辅助产业,但能否助企业一臂之力,力挽狂澜,在今日遭受反腐重创之山西,干部遴选在路上,百业待兴,仍需夯实前行。

我方哀怨转型难

山西在资源整合的大潮中,被整合的煤矿达1500多座,大量资金从煤炭及相关行业退出,原有煤企均面临转型。转型的成功与否,直接牵扯着山西的国计民生。山西省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就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山西全省有215家资源型企业向旅游业转型。除了向旅游业转型,还有煤企开始向设施农业、新能源、互联网等行业发力。

山西安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晋中市煤炭产业向高科技产业转型中最具代表性的典型,它是记者开展“山西煤企转型调研系列”活动的第一站。该转型企业利用废弃的粉煤灰、煤矸石、煤渣、废玻璃、陶瓷片以及陶瓷尾矿废弃物经过球磨机的磨练、喷雾干燥塔脱水制粉,再装入发泡模具,在200多米长的天然气隧道窑进行1200多摄氏度的高温加热,再进行脱模、检验、分割等程序,生产出节能、保温、环保的绿色建材——泡沫陶瓷保温板,是目前我国建筑陶瓷领域的一支新秀。这种高端新型保温耐火材料,仅废物利用率就高达77.9%。它的推广和应用将是建材业的一场革命,也为民用、建筑、工业废弃物开辟了一条综合利用的途径,可大大减少废物排放,较好地解决了固态垃圾对环境的污染。

公司董事长李宏伟在接受采访时,曾揪心的说:近几年,全国各地因火灾事故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重大的财产和人员伤亡,仅香格里拉大火、天津圆通枢纽火灾、石景山市场火灾、哈尔滨市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仓库火灾、广东省惠东县义务商品城火灾等事故无一不是因为建筑材料的可燃性强及人们对火灾防范意识的薄弱,其中几起事故还造成了消防人员的重大牺牲,令人痛心。而他们企业转型之后所生产的泡沫陶瓷保温板正是这样一种新型、环保、节能的A级外墙保温材料。即使燃烧温度高达1400摄氏度,泡沫陶瓷保温板也不会发生燃烧。但是,企业投产三年来,在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并在山西地区仅此一家的良好局势面前,企业的销售环节却成了他们的发展瓶颈。究其原因,李总介绍说:介休作为一个省管县及市,在煤炭行情看好的近十年,曾经先后发展有近120多座小焦炉,形成“白天云雾山、晚上火焰山”。由于资源生产率低,废弃物排放高,使得介休市环境污染严重,资源浪费严重,如何破解发展经济与环境的难题,曾是介休市委市政府历届领导头疼的大事。此时,安晟科技响应省委省政府转型发展的号召,带头启动年产50万立方米节能保温泡沫陶瓷生产线项目,不仅带动和促进了介休经济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同时还将介休众多煤炭企业排放的粉煤灰、废渣等废弃物循环利用,这无疑对减少环境污染,改善介休的生态环境做出了巨大贡献。随即该项目被山西省政府确定为晋中市“转型综改”的标杆项目、重大项目。

从全国范围上看,很多固废的综合利用主要体现在社会效益和环保效益上。目前,我国每年要产生大量的固体垃圾,其中包括各类民用、建筑、工业废渣、粉煤灰、玻璃等废弃物,而这些有用的废弃物并没有得到有效回收利用,只是被堆积、乱扔和抛弃掉。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仅每年排放的粉煤炭、废渣约8000—12000万吨,居世界第二位,如在加上废渣、瓷片、玻璃等废弃物,则更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废弃物占用了大量的土地,并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污染。国外发达国家已经较好地将其全部用于建筑材料的生产上,而我国对这些粉煤灰、废渣的综合利用率仅有30%—40%,废玻璃、废瓷片的回收利用率则更低。泡沫陶瓷是一种全新的低成本绿色节能环保产品,是以废弃的粉煤灰、炉渣、废玻璃、陶瓷片以及粘土、长石尾矿等为原料,经高温发泡成型的多孔无机非金属材料,具有防火、防水、防冻、无毒、耐腐蚀、防蛀、不老化、无放射性、绝缘、防磁波、防静电、机械强度高,导热系数小,与各类泥浆粘结性好等特性,是一种性能稳定的建筑外墙和屋面隔热、保温、隔音、防水材料。

同时,当前我国建材市场上主要使用的保温材料是挤塑板、发泡聚氨酯、岩棉、保温砂浆等产品,前两种材料的防火等级为B级,因近年来国内发生的几次大的火灾事故均与其有关,造成的人民生命和财产损失巨大,属公安部明令禁止使用的产品。岩棉和保温砂浆的防火等级虽然为A级,但材质松散,稳定性差,且岩棉对人体有害,保温砂浆则吸水率高,易造成开裂脱落等质量事故,市场对后两种产品认可度不高。而泡沫陶瓷尽管在我国出现的较晚,用于外墙外保温一直处于尝试阶段,但随着对其研究和应用的不断深入,其生产技术、工艺装备已成熟规范,质量不断提高,尤其是其突出的防火、防水、隔音降噪等几大安全功能以及其轻质、节能、节约资源、利废、环保的特点,成为当前建筑行业发展新亮点。

为此,山西省的各级各部门领导曾多次到安晟企业调研,均有意将该项目打造成全国最大的陶瓷保温材料品牌基地,为山西煤企转型立威。晋中市领导也曾亲自挂帅确保该项目的顺利推进,并在晋中范围内推广使用3万多平方米。由于市场认知度尚缺,加之当前煤炭地产等行业均进入寒冰期,市场推广受到很大影响。山西省综改办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推进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具有显著的环境效益、社会效益,但受地域、技术等因素制约,经济效益普遍不高,造成企业利用固废动力不足。政府应加大财政政策对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础性研发和产品开发项目的支持力度,增加产值、减低成本,实现盈利。通过建立基金、税收减免等方式,将其创造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部分转化成经济效益,以鼓励其成长;对废弃物综合利用的环保产品在市场准入、市场推广上给予政策支持,以利于其扩大生产规模,这种表态的确鼓舞士气,但是转型后的安晟仍需在市场大潮中飘摇,无从着陆。

以煤为基 多元发展

无独有偶,在记者煤企转型的系列调研中,由朔州市山阴县千井煤矿转型的亚洲最大的蘑菇种植和加工基地山西宇昊蘑菇种植有限公司,同样的销售问题也在困扰着曾经在煤炭领域的专家级董事长吴凤鸣,他坦言:转型容易发展难,投资容易见效难,“煤人”转型需慎重。

5月14日,又恰逢由煤企转型玫瑰产业的山西奕多沛瑞集团在政府的授权下开展第二届祁县玫瑰文化节的日子,记者再次与该企业董事长任云廷座谈,他说:去年的首届文化节因没有策划方面的人才便草草收场,今年本想全力以赴,但因为玫瑰产品的积压,资金周转跟不上,系列启动活动都将被取消。他感慨到:干玫瑰真的不是干煤矿。

年少时曾备受蹉跎的风云人物,山西省政协委员,山西介休民营企业家梁明明,2012年在煤企转型的基础上,涉足航空领域,开发注资建设航空产业基地,与德国图林根州爱森纳赫市Helipark公司合作进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飞机研发和制造,在介休市投资159.3亿元人民币建造五大板块的航空产业基地,集飞机研发与制造、产品支援、娱乐和国展中心五位一体,建筑面积166.3万平方米,规划逐步在国内各大中城市和东南亚、北非、中东等地区建立FBO基地,是山西省目前为止唯一一家飞机制造研发基地,但在记者的调研中,他的转型发展也并不尽如人意。

转型,对于“山西煤企”而言无不意味着再次创业,但对于社会来说,则是社会资源的一个重新分配,无疑是山西资源经济转型的一道“典型命题”。一年多的时间里记者在对山西晋南晋北的近几十家的转型煤企进行了实地调研,得到的结论是:他们的日子的确过的有些哀怨。毫不夸张地说,即将过去的2014年,对于任何一家煤炭企业来说,是一个极其煎熬的一年。在经历了十年的甜蜜期后,煤炭企业已经在痛苦中守望两年,却仍不见恢复的迹象。而被转型的煤企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他们的二次创业之路也并非坦途。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