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年初起点后,国际油价将去向何处?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158次    时间: 2022-08-17 10:13:24      

摘要:进入8月以来,国际石油价格重回今年年初水平,油价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能源危机导致的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和石油需求的下降。当下国际石油市场对供应的担忧仍没有消散,“欧佩克+”将继续执行严控产量的政策,今年9月仅增产10万桶/日,今年剩下时间里的国际石油价格将..

分享到:

进入8月以来,国际石油价格重回今年年初水平,油价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能源危机导致的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和石油需求的下降。当下国际石油市场对供应的担忧仍没有消散,“欧佩克+”将继续执行严控产量的政策,今年9月仅增产10万桶/日,今年剩下时间里的国际石油价格将大概率重回并保持在100美元/桶的水平之上。

戏剧性的油价下跌

8月3日的国际石油价格下跌,非常具有戏剧性,但也更直观地说明了需求的主导作用。第31届“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举行前,市场对这次会议充满期待,因为美国总统拜登出访中东后,沙特阿拉伯等有较大的可能会在这次会议上增加石油产量。但会议没有达到市场普遍的预期,其间,WTI短时间内上涨了2.3%,重新涨破96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也上涨了1.29%,重新涨破102美元/桶。而8月3日发生的两件事将重回涨势的油价打压下来。

一是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上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了450万桶,汽油库存增加了20万桶,而市场的预期是原油库存应减少60万桶,汽油库存应减少160万桶。这是一个利空消息,原油库存数据远高于预期,而汽油库存数据更令人失望,不应该在夏季看到汽油库存的增加。

二是美国、欧盟负责伊核谈判的罗伯特·马利和恩里克·莫拉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正在前往维也纳,非直接会谈的伊核谈判将于8月4日在维也纳重启。在这两个消息的冲击下,国际石油价格急转而下。其中,WTI在涨破96美元/桶后,转为下跌4.2%,失守91美元/桶,较当日高位下跌超过6美元,收于90.66美元/桶;布伦特原油在涨破102美元/桶之后,转为下跌4%,收于96.78美元/桶。

对需求的担忧是

国际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

8月3日的国际石油价格下跌虽然非常具有戏剧性,但如同7月初以来国际石油价格高位震荡一样,其背后主要的原因是对石油需求的担忧,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能源价格持续高涨带来了高通胀和世界经济增长的放缓。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全球范围新冠肺炎疫情的好转和世界各国经济社会生活的逐渐恢复,天然气、煤炭和石油价格均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程度不同的能源危机从欧洲蔓延全球。今年2月24日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能源危机加剧,能源价格涨出了新高。能源价格大涨带来的后果,就是全球性的高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放缓。6月,美国CPI高达9.1%,欧盟高达8.6%。为了抑制不断上涨的通胀,美国已4次加息,欧盟自2011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50个基点。7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22年的世界经济增长下调至3.2%,比4月减少了0.4个百分点;预测今年第四季度全球通胀将达到8.3%,高于4月预测的6.9%,其中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将为6.6%,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达到9.5%。经济增长放缓带来了石油消费的不振。在今年1月的《石油市场报告》中,国际能源署预测2022年世界石油需求将增加332.5万桶/日,世界石油消费将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但在2022年7月的《石油市场报告》中,因为经济活动的减速,国际能源署下调了对2022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的预期,预计2022年世界石油需求每天仅增加170万桶。经济增长放缓对石油消费的影响,美国最有代表性。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从今年4月第一周至7月第一周的第二季度里,美国汽油消费为890万桶/日,比2021年同期减少20万桶/日,下降了3%。今年的数据说明,当前美国的汽油消费不仅没有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甚至低于2021年同期,从而使得市场对石油需求的担忧加剧,不断引发国际石油价格走低。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对我国石油消费产生了负面影响,不时冲击国际石油价格。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我国石油消费和进口数字的变化直接影响着国际石油价格的走势。受疫情的冲击,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2.5%,其中一季度为4.8%,二季度仅为0.4%。相应地,能源消费也不乐观。

今年6月,我国成品油消费量为 3245万吨,同比下降7%,其中汽油下降11.5%。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原油25252万吨,同比下降3.1%;进口天然气5357万吨,同比下降10.0%。

进入7月以来,虽然国际石油市场仍然面临较大的供应压力,以美国为代表的石油消费国不断要求沙 特阿拉伯等增加石油产量,但市场对需求的担忧不断加重,一有需求下降或疫情的消息传出,国际石油价格就会出现一轮下跌。

史上最小的“欧佩克+”增产效果甚微

对需求的担忧使国际石油价格于8月4日重回今年的起点,但当前国际石油市场对供应的担忧仍然没有消散,“欧佩克+”继续实施克制的产量政策,严格控制着国际石油市场的供给。8月3日,第31届“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如期举行,舆论对这次会议的期待是“欧佩克+”较大幅度地增加9月的石油产量,原因是7月中旬美国总统拜登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和阿 拉伯联合酋长国。但是,会议决定9月仅增产10万桶/日,有评论认为这是该组织史上最小的增产幅度。与以往的几次会议决议相比,第31届“欧佩克+”部长级会议的决议 内容略为丰富一些。会议注意到石油市场基本面的动态和快速变化,有必要对市场状况进行持续评估;过剩产能的供应极为有限,因此,在应对供应严重中断时必须非常谨慎地利 用过剩产能。石油部门长期投资不足,导致价值链(上游/中游/下游)的过剩产能减少;对上游部门的投资不足,将影响提供及时充足的石油供应,2023年后,没有参加“欧佩克+”的石油生产国、一些欧佩克成员国和非欧佩克石 油生产国,将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石 油需求。今年6月,初步估计经合组织商业石油库存为27.12亿桶,比去年同期低1.63亿桶,应急石油库存已处于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保持共识的价值和重要性,这对 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凝聚力至关重要。鉴于最新的石油市场基本面,会议决定:2022年9月,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参与国的产量上调10万桶/日,这一调整不影响上面提到的2021年7月18日会议决定的原则。

重申完全遵守补偿机制的重要性,补偿计划应按照第15届欧佩克和非欧 佩克部长级会议的要求提交。这次会议决议增加的内容主要 是“欧佩克+”对市场的判断。“欧佩克+”认为,一方面,由于投资的不足,世界剩余石油生产能力有限,将影响 2023年的全球石油供应;另一方面,世界石油库存已处于30多年来的最 低水平。8月1日,来自科威特的海赛姆·阿里·盖斯(Haitham Al Ghais)担任欧佩克新一任秘书长,本次会议是盖斯担任欧佩克秘书长后组织的“欧佩克+”第一次部长级会议。盖斯有着 30 多年的石油行业经历,在担任欧佩克秘书长前是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国际部的副总经理。在7月初的国际石油价格大跌之时,分析机构对未来国际石油市场的走向产生了分歧。今年7月中旬,花旗集团预测,如果全球出现严重影响石油需求的经济衰退,到今年年底,原油价格可能跌至65美元/桶;到2023年底,原油价格可能跌至45美元/桶。进入8月以来的4个交易日国际石油价格的走势,似乎印证了花旗预测的部分正确。与之相反的是,在8月初油价持续下跌之时,高盛仍坚持看多,认为国际石油价格仍有强劲的上行风险,下半年布伦特原油或升至130美元/桶,理由是市场需求仍高于供应,目前保持着100万桶/日的供需赤字。

高波动性是国际石油市场的本质特征

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国际石油市场的紧平衡,并未发生根本性的逆转。从供给侧来看,“欧佩克+”仍在 严控石油供给;从需求侧来看,高油价是否导致石油需求的长期下降仍有待继续观察。以美国为例,随着汽油价格从6月14日5.02美元/加仑的高位下降到目前的4.139美元/加仑,7月的最后一周,美国的汽油消费已从852万桶/日增长到925万桶/日。伊核谈判是8月3日国际石油价 格由涨转跌的两大因素之一。8月4日,伊朗石油部长奥吉对外公开表示,伊朗准备尽快返回国际原油市场,欧洲国家应考虑“冬天即将到来” 这个问题。新一轮的伊核谈判未必会出现好的结果,伊朗石油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能否重返国际石油市场也存疑。虽然今年剩下5个月的时间里国际石油价格肯定会出现波动,甚至 较大的波动,但总的趋势将是回调上行。布伦特原油重回并保持在100美元/桶以上,仍将是大概率的事件。需要特别强调的是,高度的波动性是国际石油市场的本质特征。这也是市场的活力之所在,因此,从实务的角度来说,严格的风险管控是参与国际石油市场必备的手段和工具。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