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目标再思考 与政策调整展望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285次    时间: 2021-12-06 09:49:50      

摘要:[ 在当前与未来中国摆脱不了煤炭作为能源主力军的背景下,双碳目标中要重视如何从煤炭中深挖潜力。也就是说,在双碳目标实现过程中,煤炭本身不应是被消极看待或被竭力消除的,真正要消除的是低效的煤炭消费,真正要重视的是大力提高煤炭的利用效率与减少污染;避免..

分享到:

[ 在当前与未来中国摆脱不了煤炭作为能源主力军的背景下,双碳目标中要重视如何从煤炭中深挖潜力。也就是说,在双碳目标实现过程中,煤炭本身不应是被消极看待或被竭力消除的,真正要消除的是低效的煤炭消费,真正要重视的是大力提高煤炭的利用效率与减少污染;避免进入只重视清洁能源开发,轻视煤炭等化石能源效率提升的误区。 ]

2019年9月,中国明确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今年3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进一步提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

目前来看,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双碳)目标已经深入人心,并融入各级政府与各地的规划与工作落实之中,双碳目标将成为未来数十年影响中国政策制定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在双碳目标的实现过程中暴露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主动与被动的大面积拉闸限电以及能源价格,尤其是煤炭价格出现暴涨的情况。这些问题的出现,除了有国际性与季节性的因素影响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双碳目标落实过程中尚未完全建立起系统性的方式方法,导致容易出现意外波动与冲击,从而对国民经济运行尤其是对供应链以及人民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也影响了双碳目标的正常推进。

鉴于未来在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还将出现更为深远与系统化的影响,甚至会推动社会发生系统性变革,因此,加强对双碳目标的系统性再思考认识与管理,迎接9年后的碳达峰时代,不但至关重要,而且也迫在眉睫。

为此,我们经过研究与调研,提出了五方面涉及推进双碳目标实现的基础性问题与进一步调整的考虑,包括:提前布局“后碳达峰”时代经济模式、重视实现双碳目标的顶层设计、认清煤炭在双碳目标的定位、重视双碳目标中的能源安全、加强非化石能源的市场竞争力等。

提前布局“后碳达峰”时代经济模式

碳达峰后意味着很难新增化石燃料的排放,对能源产业、能源消费、能源交易等各个方面都将带来深远影响,尤其是对中国这个还处于尚未进入发达阶段的国家而言更具有重要的影响。

2020年中国的人均GDP为1.1万美元(美国为6.4万美元),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达到2.3万美元(美国达到8.5万美元)。如果中国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意味着届时中国人均GDP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中国人均收入与人均能源消费在2030年之后的增长还有很大的空间,但此时中国依靠增加化石能源消费来推动增长的模式将无以为继,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有鉴于此,2030年中国实现碳达峰最为关键的指标不仅仅是化石能源消耗不再增加,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成功切换到依赖清洁能源继续保持较高增长的新发展轨道。只有这样,中国在2030年之后的发展,才不至于受到化石能源限制,才能有后劲继续保持较高速度发展,持续缩小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考虑到这一点,当前阶段应高度重视提前布局与形成依赖清洁能源与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

以系统化与渐进性的方式平稳实施

双碳目标是一个涉及各方面的系统变革工程。因此,实现双碳目标的过程中,需要采取全面统筹、系统化的做法才能逐步实现这一目标,避免对宏观经济与人民生活的正常进行产生重大冲击。近期出现的部分地区拉闸限电对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之后又开始大力鼓励煤炭扩产导致碳排放急剧增加。这一系列的大起大落措施都不利于双碳目标的平稳实现。有鉴于此,建议从顶层设计与分步落实开始,重视双碳目标系统统筹与渐进式的工作方式:将国家整体目标分解到地区发展目标,将整体国民经济目标分解到各个子行业目标;将长远目标分解到短中期的具体目标;将双碳实施进展纳入政府日常考核之中;制定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速度与范围规划;制定自产能源与进口能源的数量对比关系;注重地区、行业、短中长期之间的协同与配合。

不应完全排斥煤炭的核心地位,

应大力提升煤炭的利用效率

中国是全球煤炭产量最大的国家,产量占到了全球的50%左右。在2020年中国的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占到了57%,在能源供给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预计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后,煤炭在中国的能源消费占比有所下降,但仍将在50%左右。中长期看,煤炭将是最为主要的能源类型,这将是中国能源消费的一个鲜明特色。

在当前与未来中国摆脱不了煤炭作为能源主力军的背景下,双碳目标中要重视如何从煤炭中深挖潜力。也就是说,在双碳目标实现过程中,煤炭本身不应是被消极看待或被竭力消除的,真正要消除的是低效的煤炭消费,真正要重视的是大力提高煤炭的利用效率与减少污染;避免进入只重视清洁能源开发,轻视煤炭等化石能源效率提升的误区。

兼顾能源安全这一基础性问题

双碳目标实现的一个假设是能源供应与内外部环境的稳定,但一旦能源供应出现重大突发问题,能源安全将成为高于双碳目标的优先选项。尤其是,鉴于当前与未来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与波动的能源价格,依靠从外部进口为主来为中国提供能源,如进口石油、天然气、煤炭与电力都将不是中国可以长期主要依赖的能源,都可能会面临各种问题。全球天然气价格急剧攀升对中国进口天然气带来巨大成本负担。另外,国内各种极端天气、自然灾害或人为原因的出现,也可能对国内的能源供给与安全带来严重影响,进而影响能源结构的调整以及双碳目标的实现。

有鉴于此,双碳目标的实现过程中,需要高度重视能源安全问题,提高中国自身的能源自给率。同时,能源安全绕不开中国主要能源——煤炭的潜在作用,应利用中国自身成熟庞大的煤炭产业作为中国能源安全的基础锚,建立中国整体能源的预备与应急机制,尤其是保留与封存充足的煤炭生产与发电设施。

不断保持非化石能源的市场竞争力

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关键是以非化石能源逐步部分取代化石能源。由于化石能源产业链发展已经有了200多年的历史,因此其应用技术成熟、具有相对明显的市场竞争力。同时,双碳目标实现的压力也将迫使全球对化石能源需求的降低,导致化石能源的价格从长期看有稳定甚至下行的趋势,因此,使用化石能源的成本将保持一定的市场竞争优势。在此情况下,为了推动非化石能源的大力使用,应加大投资与补贴,鼓励不断快速提高非化石能源的生产效率与降低成本,以此才能有效推动取代化石能源,实现双碳目标。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