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港口煤炭运输要变单行道?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101次    时间: 2022-04-27 13:41:05      

摘要:4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开幕式,并同中外企业家代表座谈。座谈时,对大家关心的能源保供等问题,韩正重点回应到,中国将立足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大力推动煤炭清洁利用,发挥市场机制和政府调控作用,确保..

分享到:

4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开幕式,并同中外企业家代表座谈。座谈时,对大家关心的能源保供等问题,韩正重点回应到,中国将立足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大力推动煤炭清洁利用,发挥市场机制和政府调控作用,确保今年能源电力供应安全稳定,稳妥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与此形成对比的数据是,作为世界主要煤炭进口国,2022年1季度我国累计进口煤及褐煤5181万吨,同比下降24.2%,其中累计进口动力煤(不包括褐煤)1781.2万吨,同比减少1033.86万吨,下降36.73%。在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持续上升,煤炭消费仍然占据主体的情况下,这些政策与数字对我国沿海煤炭港口又有何影响?

我国是煤炭生产与消费大国,煤炭占据能源体系主体,但由于供需区域分离,形成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调”的运输格局,并以铁路、水路运输为主,煤炭通过铁路到公路转移到环渤海港口等主要下水港,通过海运运往南方接卸港。在进口方面,禁止澳煤进口后,我国煤炭主要进口来源国前两位为印尼与俄罗斯,2021年进口量分别同比增长38.78%与43.44%,进口量占总量比重分别为60.45%与17.55%。低成本海运和短运距使得我国东南沿海港口在接卸印尼进口煤炭中独具优势,是我国煤炭供给的有效补充,也是沿海煤炭运输北煤南运干道旁的支线,但这一支线正在萎缩,沿海煤炭运输将越来越像一条单行道。记者认为,在国际煤价居高不下、地缘政治冲突尚未缓解的形势下,增加煤炭产量减少进口成为趋势,北方沿海港口内贸下水与东南沿海港口内贸接卸量将迎来进一步增长。

2016-2021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持续上升,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虽持续下降,但2021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仍高达56.0%,用于发电与供热的动力煤是煤炭产销结构的绝对重心。自2015年以来,我国动力煤消费量保持在30亿吨以上,且持续增长,2021年动力煤消费量为36.6亿吨,较同比增长6.6%。

从供应端来看,2021年,我国原煤产量为40.7亿吨,同比增长4.7%,比2019年增长5.6%,两年平均增长2.8%,煤种上以动力煤为主,2021年产量达34亿吨,占全国煤炭总产量的比重达83.5%。进口方面,2021年我国进口煤炭3.2亿吨,同比增长6.6%,其中2021年动力煤(包括动力煤、褐煤及其他非炼焦烟煤)进口规模约为2.6亿吨,占比为80.3%。

对比动力煤生产与需求两端的数字不难发现,2021年,进口动力煤占国内动力煤总供给的比重为7.1%,这一数字说明我国对进口动力煤依赖度不高,但在巨额的分母面前,这一数字却代表着我国国内的动力煤生产与消费,存在亿吨级的供需缺口。

2021年,制造业企业开足马力复工复产,能源消耗大,煤炭需求增长,但受制于环保、安全生产等各种因素,北方煤矿供应没能跟上需求增量的脚步。供需失衡、煤价高企,引发煤荒以及继之而来的电荒,致使多地要求工业企业错峰用电,部分地区甚至波及城市正常运行和居民日常用电,干扰经济正常运行和居民生活。但在国际动力煤处于高位的格局下,进口不再是合理补充,2021年我国进口煤炭3.2亿吨,同比增长6.6%,但进口金额同比暴涨64.1%。

因此政府干预保供成了2021年第四季度至今煤电政策的主旋律,韩正此次回应便是相应政策的回声。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前夕,4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指出,要发挥煤炭的主体能源作用,充分释放先进产能,今年新增煤炭产能3亿吨。在价格方面,发改委要求2022年原则上所有产能30万吨/年及以上的煤企均应签订煤炭长期合同,据国家能源部,2020年末全国30万吨/年以下产能的煤矿共1129处,年产能合计1.48亿吨,占全年39亿煤炭产量的比重不足5%,全国超过95%的煤炭价格都将按照长协定价机制确定。

保供调价成为煤炭市场大背景后,一季度,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原煤产量达到10.8亿吨,同比增长10.3%。而国际市场受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及澳洲雨季等因素影响,煤炭生产及发运均受到不同程度限制,海运煤价处于高位,进口煤炭不具备价格优势,进口随之下滑。随着欧洲等国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进一步推高国际煤价,国内煤炭供应补足供需缺口,南方港口接卸的煤炭将更多来自北方下水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