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接力”限电:水电大省为何接连“倒下”?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373次    时间: 2022-09-23 09:55:58      

摘要:四川限电刚刚结束,云南又加入限电行列。占云南省内工业用电四成左右的电解铝行业,首先“中枪”。9月13日,云铝股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供电部门《关于紧急启动电解铝用能管理的通知》,要求自9月10日起,以停槽方式开展用能管理,9月14日前压降用电负荷10%。另一大..

分享到:

四川限电刚刚结束,云南又加入限电行列。占云南省内工业用电四成左右的电解铝行业,首先“中枪”。

9月13日,云铝股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供电部门《关于紧急启动电解铝用能管理的通知》,要求自9月10日起,以停槽方式开展用能管理,9月14日前压降用电负荷10%。

另一大电解铝企业神火股份,也于9月1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在9月9日收到文山供电部门《关于紧急启动电解槽用能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从9月10日起以停槽方式开展用能管理,9月14日前用电负荷调整至不高于131.6千瓦。

从两家上市公司的公告中不难看出,自9月10日起,云南省的电解铝行业已经进入限电模式,初步规划压减10%用电负荷。

“预计云南今冬明春会持续缺电,甚至可能持续到明年汛期之前。光是到年底,云南省内电力缺口就将达到180亿千瓦。”一位电力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因而,此轮云南限电大概率将向其他产业蔓延,限电的顺序是水电硅、钢铁、黄磷、水泥等高耗能产业,后续枯水期限电比例可能会到30%-40%。”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云南这一轮限电?皆为水电大省的四川、云南,为何双双都出现了缺电危机?

产业结构依赖高耗能

和之前限电的四川一样,云南也是传统水电大省。截止目前,云南省水电装机7820万千瓦,在电力结构中占比接近80%,位列全国第二。全国排前10位的水电站,云南就有7座。

前些年,云南省也因为电多用不了而苦恼。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18年开始,云南省引入了大量的高耗能产业。

根据上海有色网(smm)数据,截止2022年9月初,云南省电解铝建成产能561万吨,较2018年之前的300万吨产能大增了87%;运行产能521.8万吨,占到全国总运行产能的12.8%。高耗能产业多了,用电需求量自然大增。

凭借丰富的水电和西部大开发优惠政策,云南省过去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发展高耗能产业,但是去年中旬的大旱,电解铝、多晶硅等高耗能产业大面积限产,让云南省电力短板暴露无遗,以低电价吸引高耗能产业的做法开始“纠偏”。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份,云南省发改委通知,全面取消优惠电价,自9月1日起正式实施,自此云南结束低电价时代。同月,云南省政府还出台了《关于推动落后和低端低效产能退出的实施意见》,围绕六大高耗能行业,出清技术方面落后产能。这对于依赖电力的电解铝行业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

加剧云南省内电力矛盾的另一大原因,是电力外送。

云南省是“西电东送”的主要送出省份,外送电量占总电量的一半左右,受端省份主要是广东和广西。“十三五”期间,云南省的45%发电量通过“西电东送”输送给了广东。今年西电东送的协议电量是1452亿千瓦时,其中送广东1233亿千瓦时,送广西219亿千瓦时。

而这部分外送量在省间协议框架下,即便云南自身缺电,也需继续执行。

2021年12月23日,南方电网区域交易中心——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披露,南方区域2022年度跨区跨省中长期交易签订,其中“十四五”期间,云南送广东基础电量为每年1233亿千瓦时,较“十三五”框架协议的基础电量增加了32%。2022年上半年,云南“西电东送”电量75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2%。

水电大省靠天吃饭

在往年下,云南电力整体是平衡的。但是,今年的气候和来水却极不正常。

正常情况下,受气候条件决定,一年之中云南约有五个月是丰水期,在每年6月至10月;有五个月枯水期,在每年12月至次年4月;5月份和11月份为平水期。

而今年上半年,云南来水偏丰、汛期偏早,又有乌东德、白鹤滩等大型水电站全面投产,云南水电发电量1333.35亿千瓦时,同比大增31.4%。

但下半年出现了反常现象,7-8月云南省来水偏枯,汛期只剩下9月-10月,这一情况影响了主要水库的蓄能,电力供应整体走弱。

来自华能水电(600025.SH)的数据,印证了这一情况。华能水电8月31日上半年业绩说明会发布消息称,公司澜沧江流域7月来水较多年平均水平偏枯4成;8月情况进一步恶化,较多年平均水平偏枯5成多,预计9月较多年平均水平偏少约1-2成。

另一方面,与四川省的情况类似,云南省内的火电装机严重不足,在水电出现问题时几乎无法依靠火电来调峰担当大任。

截至2021年底,云全省电力总装机达到1.06亿千瓦,其中水力发电占比79.1%;而火力发电仅占13.2%,风力、太阳能共计占比7.7%。

今年1-6月,云南火力发电量229.8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9.1%;1-7月,火力发电量254.66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7.1%。

针对火电装机不足的问题,云南已意识到并有所动作。记者注意到,今年初,云南印发2022年能源保供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力争在年内开工480万千瓦清洁煤电项目。

另外,云南省提出要千方百计提升火电发电能力,入汛前以及11—12月枯期火电开机持续维持在900万千瓦以上,力争全年统调火电发电量450亿千瓦时以上。

然而,云南又遇到新的现实问题。虽然是传统的煤炭大省,但云南省内煤矿大部已经关停,电厂提升发电量,就得从从外部调煤。如果从电价上不出台保障性的措施,难以推动企业投资、发电。

云南省能源局副局长乔国新在8月22日召开的绿色能源专场发布会上介绍,上半年,云南规模以上原煤产量3065万吨,同比增长了2.7%,保障电煤超过1600万吨。他同时也坦言,接下来煤炭需进一步扩大省外采购以平抑缺口。

电源结构太依赖水电,火电装机不够,煤炭供给不足,可再生能源又无法担当重任,云南遇到的问题跟四川非常类似,具有典型的警示意义。即便云南安然渡过了这次限电危机,长期来看,需要解决的问题依然不少。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