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轮转运“嘲弄”制裁,俄罗斯石油“灰色运输链”肥了谁?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263次    时间: 2022-06-08 11:26:00      

摘要:在西方对俄罗斯发起多轮制裁之后,俄罗斯同国际能源市场的传统贸易渠道遭遇巨大障碍。然而在“能源铁幕”的背后,巨大的市场需求和俄罗斯打折石油带来的收益诱惑,令许多不知名的西方能源贸易商“铤而走险”承担俄罗斯石油运输业务。俄罗斯《消息报》7日援引专家分析..

分享到:

在西方对俄罗斯发起多轮制裁之后,俄罗斯同国际能源市场的传统贸易渠道遭遇巨大障碍。然而在“能源铁幕”的背后,巨大的市场需求和俄罗斯打折石油带来的收益诱惑,令许多不知名的西方能源贸易商“铤而走险”承担俄罗斯石油运输业务。俄罗斯《消息报》7日援引专家分析称,欧洲拒绝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却仍有巨量能源需求,这让一些贸易公司获得了“疯狂的利润”。

中小型贸易商大受欢迎

“现在运一船俄罗斯石油最少能赚2000万美元!”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底的一份报道披露,随着西方制裁升级,国际大宗商品巨头已逐渐退出俄罗斯石油运输市场,但此举令大量以往不为人知的中小型大宗商品贸易商介入原油海运业务,并从中获利。

《华尔街日报》举例称,派拉蒙能源公司和珊瑚能源公司等以往不为人知的小企业正是这一趋势的受益方,它们以“极优惠”的折扣购买俄罗斯石油。根据油轮的大小,每运送一船俄罗斯石油可获利2000万美元或更多,这比俄乌冲突前单趟运输60万美元的利润要高出数十倍。而且这些交易商没有违反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

俄罗斯目前也颇需要这样的能源贸易商。由于欧盟禁止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展业务,瑞士也颁布限制措施。这使得原先在对俄能源贸易中举足轻重的西方能源交易商巨头如托克集团、嘉能可等纷纷退场。因此俄方不仅大幅调低卖给贸易商的油价,还调降对贸易商的资质要求。珊瑚能源高管披露,现在公司与俄方交易甚至无需提前获得银行的支付担保。

《华尔街日报》称,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派拉蒙能源是一家由荷兰籍商人开创的大宗商品交易企业。能源数据分析机构Petro-Logistics的数据显示,自2月底以来该公司平均每天交易16.3万桶原油。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在加强其在迪拜的业务,旨在最大限度地避免欧洲的制裁。

派拉蒙能源主要根据俄乌冲突爆发前签订的长期合同从独立公司购买石油,其能源供应商之一Concept Oil Services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企业,负责从俄罗斯能源生产商购买石油,然后出售给派拉蒙,此举并不违反西方对俄制裁。但如果未来西方对俄石油行业实施更严厉的制裁,或者金融企业和船东停止经营俄罗斯能源的公司,上述交易可能有很大风险。

多国船队参与海运

“一些国家的贸易企业通过‘捉迷藏游戏’经营俄罗斯石油,规避西方制裁。”德国《图片报》6月2日称,俄罗斯的原油出口量再次接近战前水平,最近每天出口810万桶,几乎处于俄乌冲突爆发前的水平。特别是印度正在成为新的石油运转的中心。根据商品市场数据公司Kpler的数据,印度现在每天进口80万桶石油。印度巨头信实工业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数量是过去的七倍,精炼的石油产品随后出口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国。自3月以来,印度到欧洲的船舶运输量增加1/3,到美国的船舶运输量增加43%。

行业专家指出,在欧洲,德国减少俄油进口,但荷兰、意大利和希腊获得的俄罗斯石油比俄乌冲突前还要多。土耳其、日本和韩国等也增加俄油进口。 德国《世界报》称,为规避制裁,俄罗斯正租用希腊油轮。根据英国劳氏船级社的数据,4月份有190艘油轮在俄罗斯的普里莫尔斯克、新罗西斯克、乌斯季卢加和圣彼得堡的石油港口加油,其中76艘悬挂希腊国旗航行。与去年相比,希腊在俄罗斯石油运输中的份额几乎增加了两倍。

“欧洲油轮5月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量几乎翻了一番”俄罗斯《消息报》7日报道称,欧盟对俄罗斯石油制裁的有效性非常值得怀疑,因为自2月24日以来,欧洲公司对俄石油的运输量翻了一番。来自希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的公司获利最多。2月份,与这些国家有关联的公司和船舶从俄罗斯运走3100万桶石油。5月份,这个数字增加到5800万桶。Global Witness公司高级顾问路易斯·戈达德称,希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的油轮“嘲弄”了欧盟的制裁企图。

虽然欧洲媒体没有点明当地能源企业是否参与此类交易,但显然石油进口与欧洲能源供应链上的企业有密切关系。有分析指出,一方面进口俄罗斯石油比国际市场价格低1/3左右,另一方面欧洲国家的能源价格比过去大幅提升。因此,许多贸易商愿铤而走险。

“交易漏洞”被利用

俄罗斯vesti电视台4日报道称,欧盟对俄罗斯石油实施限制,又无法找到其他石油来源,因此,只能通过“灰色进口”继续进口俄石油。俄国家能源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弗罗洛夫称,这一“灰色进口”正满负荷运转。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克莱·洛瑞预测,2022年俄石油出口获得的现金收入将达到前所未有的2500亿美元。

在石油市场上,欧洲一些石油运输公司宣称其运输的是“某些国家石油的混合物”,但事实是:他们使用俄罗斯乌拉尔石油与其他国家的石油混合,这就诞生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能源产品。它们一般被贴上“马来西亚”或“新加坡混合”油的标签。另一个规避制裁技巧是将石油在国际水域转运。一些载有俄罗斯原油的油轮关闭GPS发射器,模糊航线定位。

5月份,这种做法已变得十分普遍:根据英国分析公司Windward 的估计,装载俄罗斯石油、关闭应答器并隐藏其位置的油轮数量平均达到每天6艘。截至6月初,有112艘与俄罗斯有关的油轮超过8周没有向自动识别系统发送信号。报道称,由于国际油价不断上涨,这种运输方式让一些西方国家的石油运输商获得高额利润。欧洲也乐见这些“交易漏洞”,因为这有助于保证石油供应。高盛6月7日公布的报告认为,全球石油的结构性赤字仍未得到解决,油价将进一步上涨,高盛预计2022年第三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为每桶140美元,先前预测为125美元;预计第四季度为130美元,之前预期为125美元;预计2023年第一季度为130美元。

俄罗斯iticapital网报道称,想以更便宜的价格购买俄罗斯石油,并以市场价格出售的贸易商还有很多。欧洲用户最终当然将被迫为高价石油买单。西方对俄罗斯石油的任何打击都会导致世界市场上的价格上涨。从某种程度上讲,西方对俄罗斯石油的限制越多,对俄罗斯的能源贸易就越有利。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