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LNG合作潜力巨大
责任编辑:cnlng    浏览:783次    时间: 2010-05-21 08:49:12      

摘要:伍德赛德(WPL)在澳大利亚证券所(ASX)上市,为澳大利亚第二大石油生产商,2009年净利润达到十亿八千万美元。 20年间,澳洲能源企业的最大买家,从日本变成了中国:在澳洲伍德赛德石油公司在Perth的办公室中,中日两国公司赠送的纪念品陈列一处之景象颇令人寻味。 ..

关键词:中澳 LNG 合作 潜力 巨大
分享到:

伍德赛德(WPL)在澳大利亚证券所(ASX)上市,为澳大利亚第二大石油生产商,2009年净利润达到十亿八千万美元。

20年间,澳洲能源企业的最大买家,从日本变成了中国:在澳洲伍德赛德石油公司在Perth的办公室中,中日两国公司赠送的纪念品陈列一处之景象颇令人寻味。

在伍德赛德首席执行官沃特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过程中,对于中澳合作的信心袒露无疑。

《第一财经日报》:作为石油企业,在交易方面你们怎么对政府进行游说工作?

唐•沃特:我们当然做了很多的说服工作。伍德塞德相信我们带来的是正确的,我们建设了85%的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发电站,但是我想的说的是,两个政府都不错,澳大利亚政府和中国政府并不完全一样。澳大利亚政府更重视企业的意见,也有透明的探讨机制,需要把所有的事实都摆在台面上。我不能说我们就是最好的,尽管我们有很多不同意的地方,但我们总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在澳大利亚工作,我们都感到很满意。

我需要提及的是,在澳大利亚,伍德塞德并不拥有向中国或日本所出口天然气的所有权,我们只是代表澳大利亚人民和政府处理这些资源。因此,我们拥有相关的许可,并需要向政府和议会进行汇报,只有他们最终才能决定这些资源的最终走向,我们只是管理并经营这些资源。

《第一财经日报》:然后看待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对澳大利亚和伍德赛德造成的影响和变化?

沃特:伍德塞德成立至今56年,在过去25-30年已经十分活跃。作为西北大陆架气田合资运营企业的运营商和控股方,伍德塞德在21年前就开始生产液化天然气(LNG),但当时除同中海油签订的一项向中国广东省供应合约外,绝大多数产品出口日本。

上述出口格局历史原因在于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参与了该天然气项目的原始投资,而彼时的中国对LNG进口没有太大兴趣。

其中不同于日本、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等国家的是,中国的资源并非十分稀缺。

中国拥有众多自有天然资源,十分幸运;同时也很多资源丰富的邻国可以谈判进口,例如土库曼斯坦就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可供出口,当然,中国也有丰富煤矿。所以,中国的情况就很不一样,更晚才介入到全球的能源行业中。

现在中国成为澳大利亚能源的新兴市场,且中国对澳大利亚资源兴趣也同以前正好相反,这就是最近十年的事情,也在能源方面为中国企业带来了合作机会。

《第一财经日报》:与中国下一步合作可否有进展?

沃特:伍德塞德希望也已经在和中国资源企业积极合作。上述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中国第一个从国外进口LNG的项目,为期25年,这标志了中国进口液化天然气的开端。

同时,我们不仅同中海油,也同中石油、中石化等中国能源企业都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我们知道,中国在沿海都在建造更多的LNG再气化等装置,我认为,中国制定了非常明智的能源战略,多元化利用能源,包括使用煤炭资源,氢能、天然气资源、核能等。这样明智的战略不仅使用了本国自有等资源,也积极进口国外资源。我们需要和中国三大石油公司继续合作,既包括现有的项目,也包括潜在的项目。

比如,除了我们现有的广东项目之外,我们知道中石化还准备增加广东的天然气供应量,我们希望能参与其中。

伍德塞德希望可以在未来向中国提供更多天然气资源。我们已经向中海油、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三家企业发出邀约,在布朗斯(Browse)、散赖斯(Sunrise)和普鲁托(Pluto)项目上进行合作。

《第一财经日报》:但是在1月4日,你们宣布同中石油400亿美元天然气项目失效,主要原因是什么?

沃特:去年年末发生了一件小事:我们同中石油之间框架协议出现了失败,我们离开是因为中石油需要寻求其他更适宜的供应商,所以我们选择了友好离开,而不是造成关系恶化。两个公司之间没有签署正式协议,只是签署了前期框架性的协议。

我要强调的是,框架协议失效一点也没有影响我们同中石油的关系。我们还是良好合作伙伴。也许未来这起交易也有可能复活,那就更好。

主要原因在于这是两年前签署协议,但我们没有办法如期提供天然气。为了不隐瞒或者误导中石油,于是我们把时间安排很坦诚地告诉了中石油,我们时限快到了,他们就说那我们就另找一家公司吧。

对我们来说,这也没有什么问题,第二天我们就接到电话,其中有一家中国企业希望承接这个项目,但我并不想说这个项目是中国“独家”的另外还有韩国和日本的公司也愿意予以接洽。

《第一财经日报》:是不是由于彼时天然气价格波动,中澳双方在价格方面出现分歧?

沃特:不是,主要原因就是项目进度推进。这个项目和现有广东项目不完全一样,它是一个合作性开发项目。和中国不一样,澳大利亚的人口少,劳动力供应紧张,不能再在同一地区有好几个项目同时上马,所以我们只能放慢步伐,错开开工时间。不像中国那样,多个项目基建项目可以同时开工。对我们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对澳大利亚来说,所有想要工作的人都能得到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但澳大利亚的就业机会多的超过供给能力。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在天然气购买上也力求做到多样性,你认为澳大利亚在提供能源方面最突出的优势是什么?

沃特:中国可以从俄罗斯、卡塔尔、印尼等很多地方获得天然气。澳大利亚有自身优势:丰沛储量、稳定政治和经济、适宜价格以及一定的运输优势。能源产品同其他产品不一样,必须要有稳定的协议,才能为股东带来价值。

澳大利亚可以长期稳定地提供中国所需要的能源,和卡塔尔相比,在天然气运输上,澳大利亚对亚太地区供给有着比较优势;在我看来,中澳未来在能源领域长期紧密的合作是必然的。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